农业无人机
工业无人机
军警无人机
娱教无人机
水下无人机
反无人机设备
无人机配件
无人机租赁
无人机培训
当前位置:全球无人机网 » 无人机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美国军方正在建立自己的元宇宙

发布日期:2022-05-24  来源:航空工业信息网我要投稿我要评论

企业微信截图_16532785957560

图片来源:Mike Killian/Red 6

当地时间5月10日,两名战斗机飞行员进行了一次高空元宇宙原型实验。在加州沙漠上空数千英尺处,他们乘坐一对Berkut 540喷气式飞机,戴上定制的AR头显,连接到一个系统,该系统覆盖了天空中与他们并肩飞行的一架加油机的幽灵般发光的图像。然后,其中一名飞行员在另一名飞行员的注视下,用虚拟加油机进行了加油操作。欢迎来到刚刚起步的军事元宇宙。最近,不仅是硅谷被对元宇宙的狂热所笼罩。就在科技公司和企业争相为虚拟世界制定战略的同时,许多国防初创公司、承包商和资助者也在越来越多地谈论元宇宙,尽管它的定义和用途并不总是很清楚。元宇宙所需的关键技术——增强现实和虚拟现实、头戴式显示器、3D模拟和人工智能构建的虚拟环境——已经能在国防领域找到。与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的虚拟世界愿景相比,其结果不那么闪亮,不那么讨人喜爱,也不那么无边无际,但这只是问题的一部分。而且很有一种可能性,即其基础技术可能突然成功,即使它在民用领域磕磕绊绊。

企业微信截图_16532786518671

图片来源:Red 6

例如,增强现实、人工智能和电子游戏图像的混合,使战斗机飞行员能够在忍受几个正G的情况下,与包括中国和俄罗斯战机在内的虚拟对手进行空中格斗练习。正在开发这项技术的Red 6公司说,这对飞行员的能力提供了比传统飞行模拟器更真实的测试。“我们可以对抗任何我们想要的威胁,”Red 6公司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丹尼尔-罗宾逊(Daniel Robinson)说,“而且这种威胁可以由个人远程控制或由人工智能控制。”Red 6的AR技术必须在更极端的条件下工作,与消费者AR或VR头显相比,需要延迟更低,可靠性更高。罗宾逊补充说,该公司现在正在开发一个平台,允许许多不同的场景在增强或虚拟现实中得到体现。他说:“我们正在建立的事实上是一个军事元宇宙,”他说。“这就像一个空中的多人电子游戏。”元宇宙相关的构想已经成为一些最新军事系统的一部分。例如,新型F-35战斗机的高科技头显包括一个增强现实显示屏,在视频的画面上显示飞机周围的遥测数据和目标信息。2018年,美国陆军宣布,它将向微软支付高达220亿美元,为作战人员开发其HoloLens增强现实系统的一个版本,称为综合视觉增强系统(IVAS)。

企业微信截图_16532787096493

图片来源:Red 6

近年来,VR和AR已经成为军事训练的常规内容。2014年,美国海军研究办公室和南加州大学的创意技术研究所开发了“蓝鲨项目”(Project BlueShark),该系统允许水手在虚拟环境中驾驶船只并进行协作。另一项工作被称为“复仇者项目”(Project Avenger),现在被用来帮助训练美国海军飞行员。美国空军正在使用VR来教飞行员如何管理飞机和作战任务。VR也被用来帮助治疗退伍军人的慢性疼痛和创伤后应激。波音公司创造了一个AR环境,让机械师在踏上真正的飞机之前练习在飞机上工作。最近,美国军方已经开始探索更复杂的虚拟世界。人们对以一种类似于元宇宙思维的方式来连接和组合虚拟世界的兴趣也越来越大。2021年12月,美国空军通过虚拟环境举行了一次有250多人参加的高级别会议,地点从美国延伸到日本。“愿景是整合这些技术,”Improbable公司国防部总经理凯特琳-多尔曼(Caitlin Dohrman)说,该公司开发虚拟世界技术,已经为英国的军事演习游戏创建了具有超过1万个单独控制角色的庞大虚拟战场,还与美国国防部合作。多尔曼说:“这是一种极其复杂的模拟,特别是考虑到军队要求的保真度。你要么允许真人玩家参与模拟,要么使[角色]是人工智能的,这通常是军方的做法。”Facebook在2014年收购的VR公司Oculus的创始人帕尔默-勒基(Palmer Luckey)说,扎克伯格决定全面进军VR和元宇宙,这在商业领域创造了大量的期望。他说:“每个上了他们的季度公司电话会议的人,比如一两个星期后,他们就会被投资者问到:‘你的元宇宙策略是什么?’”2017年,勒基联合创办了国防公司Anduril。他说,尽管最近元宇宙炒作盛行,但元宇宙确实有很大的国防潜力,部分原因是军事训练非常重要,而且成本很高。但他说,这项技术不一定非得是超级逼真的才有用,他希望Anduril公司专注于只在必要时使用这项技术。他说:“我们用VR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它独特地优于任何其他选择的地方。”他说,这包括使用VR来训练人们操作Anduril的无人机,或者使用地面传感器的数据来显示一个地区的信息。与扎克伯格计划中的元宇宙一样,较新的军事系统在很大程度上依靠人工智能而有效运作。2020年10月,Red 6公司开发的AR技术被用来让一名真正的战斗机飞行员与一架由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的人工智能算法控制的飞机对决,该项目是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人工智能空中格斗项目的一部分。由另一家名为EpiSci的初创公司创建的人工智能空战精英,通过一个试错法的过程,学会了如何超越对手的战术和枪法。人工智能飞行员最终发展出超人的技能,每次都能击败人类对手。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的另一个项目名为 “基于感知的任务指导”,旨在创建一个人工智能助手,观察士兵正在做什么,并通过语音、声音或图像提供建议。与波音公司开发的只在特定的环境下工作的增强现实系统相比,这样的系统需要理解现实世界的含义。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负责这一项目的项目经理布鲁斯-德雷珀(Bruce Draper)说,美国军方正在探索的技术的真正价值在于融合现实和虚拟。他说:“元宇宙大部分是虚拟的,虚拟世界对训练很有用,但我们生活在物理世界中。军事领域本质上是物理的,而非一个抽象的元宇宙。”但融合虚拟和现实世界的努力却遇到了问题。据报道,2022年3月,一份泄露的微软备忘录显示,那些从事综合视觉增强系统(IVAS,美国陆军版HoloLens AR头显)工作的人预计用户对它的反应会很糟糕。而美国国防部在2022年4月发布的一份审计报告认为,美国陆军可能因此而浪费资金。微软的高级通讯经理Jason Kuruvilla分享了几位军队高层人士的声明,宣称综合视觉增强系统的潜力。他还指向了2021年美国国防部的一份报告,其中讨论了快速开发综合视觉增强系统的重要性,允许问题沿途得到解决。这种高调而昂贵的努力只增强了推动军事元宇宙的人的信心。“我知道这是军事训练的未来,”帕兰提尔(Palantir)公司的全球防务负责人道格-菲利蓬(Doug Philippone)说,这家防务公司对Anduril和Red 6都有投资。“但我也认为它是军队战斗和决策方式的未来。因此,它不仅仅是战斗,它是关于决策的。”勒基说,Anduril已经在研究可以在训练任务和战斗中做到这一点的技术。他说:“我们的下一个重大步骤,也是令我非常兴奋的一步,就是利用我们的核心产品,将数据输送到前线部队能够佩戴的平视显示器上。”但是,这种尖端技术有多少能够进入前线——甚至进入训练演习——目前还不清楚。位于印第安纳州西拉法叶的普渡大学教授索林-亚当-马泰(Sorin Adam Matei)曾为美国军方开发过虚拟战场训练平台,他说所部署的技术通常会比元宇宙推动者想象的要简单得多。他提议,一个更简单版本的综合视觉增强系统头显最终可能被整合到AR步枪瞄准镜中。他说:“当你在外面射击同时被人射击时,你最不想担心的是另一件设备。”而且,技术不需要像元宇宙那样广阔,就能发挥作用。“我们需要更多地考虑这个元宇宙的隐喻——它很强大,但也有其局限性。” target drone

 
本文链接:https://www.81uav.cn/uav-news/202205/24/74461.html
标签:  
0相关评论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全球无人机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图文推荐

推荐品牌

关于本站

合作服务电话

  • 客服热线:0755-23779287
  • 展会负责:18682042306
  • 广告合作: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展会合作: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公众号/APP下载


    (公众号)


    (Android下载)

Copyright©2005-2021 81UAV.CN All Rights Reserved  访问和使用全球无人机网,即表明您已完全接受和服从我们的用户协议。 SITEMAPS 网站地图 网站留言
运营商: 湛江中龙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全球无人机网 
ICP备案号:粤ICP备15079343号 
全国公安机关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不良举报 文明转播